生二胎

@作家鲁敏: 转一篇我的“生二胎”!我家的真事儿[哈哈][哈哈]

1980年,计生政策刚刚开始,乡下的女人们以及她们背后的男人们其实还是“不尿这一壶”的,尤其头胎是女儿的,怎么着也要碰碰运气的。最多就是罚钱,还能怎样?况且婆婆奶奶们都有生养过五胎六胎的实践经验,深谙性别鉴别秘诀,比如,胎动是晚上还是白天,肚子是圆头还是尖头,孕妇能不能弯腰,肚脐眼是凹还是凸,跨门槛是左腿还是右腿等等,一些匪夷所思的“指标”,但凡上述指标达“阳性”的比例高达七八成的,那么这家人就不声不响准备好罚款、赌着要生儿子抱孙子了。

这一年,我妈妈也大起了肚子、进入了超生行列。她当时的综合得分还挺高,非常有希望替我赌出个弟弟。但她的后果可不是罚款那么简单,她是所谓的“人民教师”,算公职人员了,对公职人员的杀手锏便是开掉工作,并且提前演示——我妈妈显怀之后不久,被勒令不准到学校上课了。

这么一步步演变下来,事态就逐渐严重了,等于打仗冲到了最高峰,局势越险峻却也越明朗。其实这时的输赢结果已没有悬念了,只是输的那方,需要台阶和借口——所有上门做“思想工作”深知其道,他们反反复复用夸赞的口气历数我家的荣耀,大部分荣耀未免牵强附会,但归结起来不外乎就是:你们家是出大学生出人才的,觉悟与眼界也必然要超过普通庄户人家。云云。家里人苦恼地听说,先是精明地直摇头,后来又骄傲地点点头,带着一种被激发起来然后反过来束缚住自己的荣誉感:沉默中,同意了。

考虑到妈妈腹中胎儿月份大了,双方很友好地谈妥细节,待遇很好——第二天一大早,大队派拖拉机来接我妈妈去镇医院引产,同时享受这份待遇的,还有邻村两位产妇。大队部出一趟公车也不容易,几位产妇因孕期不同,有的流产,有的引产,总之都是说好在同一天搭这一趟公车去执行“计划生育”。

实际上,家里真正愿意让步,不全是所谓“家族荣誉感”或诛连开除公职的压力。另有一个秘而不宣的细节——

就在前几天,肚子已八个多月的妈妈正在过桥,一位接生婆远远看到,大惊失色,她追上来拉住我妈:不得了了!你肚子小孩子翻身了,一翻我就看清楚了,是个丫头!接生婆何许人也?可以说就是最权威的B超探测仪。既然如此、不如顺势下坡。

一切的元素就此都指向同一个没有争议的终点:这个“二胎”、一命休矣。

命运却在黄昏时分“呵呵”了一声——就在当天晚上,七点多,天还没黑,不知是连日来的精神压力陡然放松、还是终将失去的胎儿让妈妈既疲惫又伤痛,总之我妈妈突然肚子疼起来:婴儿早产了。我那命大的妹妹,她不甘变作乡村医院手术室的一团血肉,连跑带跳、死赶活赶,完整、健康地降临到人间了。

可是,这又是何等悲喜交加的人间啊,世界对她的欢迎又是多么的三心二意啊。为什么真的是她,而不是他!屋子里一片冰凉,没有人吭气,我妈妈明白了:接生婆的预言从未失手!她一下子昏过去。当时七岁的我,正拚命往人腿里挤、不住口地问:生了个什么生了个什么?

次日清晨八点,公鸡母鸡们都起来了,早起的农夫们都下地了,拖拉机在路口口“突突突”,拖拉机手都没有熄火,拉长嗓子喊:“王老师——”靠近路边的邻妇笑哈哈地:“不要鬼叫了!王老师不用去了!人家都生了!”

“生了什么?”车上的其它几位孕妇一齐发问、像关心她们自己的胎儿一样。孕妇们的声音在清晨的薄雾气里抖动,
早产是非主观的“不可抗拒因素”,上面最终出来的处理意见是:教职等就不开除了,你还是照旧做人民教师吧;但这个二胎毕竟给国家增加了“沉重的负担”,所以款还是要罚的。多少?56块。当年我妈的每月工资是14块,是她四个月的工资,相当于现在的一万块多吧。这个处罚应当算是公道的。我们至今还跟我妹妹开玩笑:56块,你也就值这个数了。而今想想,这个处理里面肯定相大当的同情分:这家多倒霉啊,这么折腾了一大圈,都答应第二天一早去引产了!还是胎丫头!

要是我妈生了个儿子,也许会两样情形。大约四五年后,我们有一个邻居,一直态度顽固、反抗到底,并且赌赢了:大胖儿子。由于当年计生政策进入了最为险恶的阶段、到处抓典型,上面扬言说要罚款两千,这真的是很大的数目,这家人一赌气,他家姓杜,干脆给孩子取名叫“杜双千”!这么一逼宫,反倒讨价还价成功,据说后来罚了几百块了事。

很多年以后,我都忘了这些事。最近,由于某个类似事件中天文数字的刺激,想起了这些,56块。我家真赚大了,占国家太多便宜了。

生二胎

生二胎

扫一扫手机访问

发表评论